大数据摘要日志 2016-08-14

监管有所滞后 智能投顾是噱头还是创新?

未央网

业内专家认为,智能投顾的确是借助了计算机工具和量化算法提高了理财顾问过程的效率。但值得警惕的是,在当前企业方信息不透明、诚信体系缺失的情况下,不排除一些企业以智能投顾为幌子暗中操作资金池。与此同时,“计算机当顾问”也对以个人为监管对象的监管体系提出了新挑战。【查看更多

FinTech领域全面渗透生活,支付宝、微信加速场景化布局

FinTech猫观察

8月10日,上海铁路局与支付宝达成合作,全国铁路首个统一收银的移动支付平台正式上线虹桥火车站。同日,微信支付与上海新上铁宣布建立合作,上海虹桥火车站携160多个商户门店首批接入微信支付;北大医院率先上线“防黄牛模型”,据了解,该模型是支付宝基于实名制、大数据等平台优势研发,通过该模型可有效识别黄牛身份;近日,微软区块链战略合作伙伴ConsenSys作为发起单位加入了“前海国际区块链生态圈联盟”。迄今为止,该联盟是国内首家有国外企业机构参与的国际化区块链联盟。【查看更多

未来先倒闭的会是那些拿到风投的平台?

和讯

自然而然,相对于保守的平台,风投更愿意投资有浓郁互联网气息的平台,毕竟互联网企业上市相对更容易些,回报率也会高很多。然而,老司机认为,未来最先倒掉的就是这种类型的平台。【查看更多

P2P平台决胜点或在资产端

未央网

资本寒冬背景下P2P平台该如何突围?目前,已有领军P2P平台宣布进军消费金融、发力资产端,甚至由企业直接退出资金端、专注资产端,降低资金获取成本。而业内也多认为资产端将成为未来平台的决胜点。 一位业内高管就对记者坦言,作为从业者,确实感受到了资本的寒冬,劣质平台将加速出局。未来实力较强平台致力于资产端发掘将是一个重要趋势,而与传统金融机构的合作既符合监管期许,拿到更低成本的资金。【查看更多

严禁资金池:信托、银行理财、券商基金资金池监管比较和处罚案例

金融监管研究院

资金池的相关规定最早源自银行理财,在国办发107号文之后延续到其他领域。首先需要明确的一点是,资金池对资管行业来说是高度监管的敏感话题,但对银行业金融机构自营业务而言是天生的业务属性,比如银行自身负债端以存款、同业融资为主,资产端投资范围内任意配置,只要符合银监会设定的流动性指标,银行自营天生就是一个大资金池。但资管行业不一样,本质上不论是信托关系还是委托关系,实质上都需要管理人严格按照合同约定以产品为单位独立核算,独立运作。对于单个产品而言,投资去向和估值等因素需要及时向投资者披露,注意期限错配的度,因为单个产品而言如果过度期限错配容易面临流动性风险。不同产品之间关联交易严格限制,防止利益输送和滚动发行配置长期限资产。【查看更多

众筹行业告别“井喷” 35%的平台面临危机

查理金融

2016年上半年,随着股权众筹试点的局部推行和互联网专项整治的全面展开,互联网众筹特别是股权众筹已进入发展和规划并重的阶段。【查看更多

能够改变世界的区块链技术不容错过

未央网

7年过去了,比特币依然在特立独行地运行着。自2015年以来,曾经寂寂无闻、被称为比特币底层技术的区块链却频频引发起全球金融机构及大型公司的关注和探索。【查看更多

P2P变身科技金融公司 岂能改名了之

未央网

无论是被迫,还是借势,亦或是规避监管,或者的确在金融科技领域有了一定积累,所以选择改以“科技金融”自居,但终究本质一致。对于目前改名“科技金融”现象,原中国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认为,这既无必要也无实际意义。他指出,我们大可不必因为在发展过程中出了一些问题就去改名换姓,也不必去咬文嚼字,关键是我们一定要摒弃那种莫名的对于新名词的追崇心理,不能一味地追时髦、赶风头,要注意透过表象看内容,看事情的本质。【查看更多

银监会向银行下发P2P资金存管指引 行业或迎退出潮

零壹财经

困扰P2P网贷的资金存管问题,正在监管层面上获得推进。昨日,南都记者从相关渠道独家获悉,银监会于近日向各家银行下发了《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征求意见稿)》(下简称“征求意见稿”)。【查看更多

私募EB市场的现状与演变趋势——规模井喷个券差异化是关键点

查理金融

可交换公司债券(Exchangeable Bond)是指上市公司的股东依法发行、在一定期限内依据约定的条件可以交换成该股东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的公司债券。【查看更多

市场化债转股胎动

财新网

一波三折后,债转股将以相对市场化的方式启动。据财新记者多方了解,中钢集团债转股方案已经上报国务院,很快将有实质性进展。与此同时,债转股的相关参与银行仍在准备之中,包括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招商银行等。此轮债转股的指导意见,在多次征求各方意见后,有望于年底前出台。据财新记者了解,总体原则是市场化、法治化;针对临时有困难、但有发展前景的企业降杠杆;政府不强制“拉郎配”,而是由银行、企业、实施机构三方协商决定是否及如何开展债转股;鼓励社会资金参与,政府不承担损失兜底。【查看更多